接班20年,身价近百亿,杨元庆还能吃多久PC的老本?

日期:07-22
杨元庆PC联想集团

来源/财视传媒

作者/邵轩岚

“克服重重挑战,我们收获了史上最好的财务表现”,“对过去一年的重重挑战和复杂多变的局势,联想攻坚克难,取得了创纪录的业绩”,“全年营业额年比年提升20%,高达600亿美元,达到了新的里程碑;盈利能力强劲,税前利润和净利润分别高达18亿美元和12亿美元,分别比前一年增长了74%和77%”……2021年5月27日,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2020/2021年财报发布时难掩兴奋。

杨元庆所言的“重重挑战”无疑是指“一场波及全球的新冠疫情”。疫情爆发之初,他可能没想到的是,正是这场疫情成就了联想。在2020年年中接受媒体采访时,心情不错的杨元庆反复强调,“PC(个人电脑)依然会很有前途”,“我觉得疫情会带动PC一波新的增长行情。”财报证明杨元庆的判断是对的。

来源:联想年报

来源:联想年报

据联想集团(00992.HK)(下称“联想”)2020/2021年报,截止2021年3月31日,总营收达到607.42亿美元,较前一财年的507.16亿美元增长100亿美元,营收增长了100亿美元,确实非常亮眼。不过细读财报,净利润竟然仅有12亿美元,净利润率仅有区区2%,利润之薄,让人惊讶。那么,如何看杨元庆所说的“史上最好的财务表现”?

翻看联想2016-2019年财报则更让人唏嘘:近四年总营收分别是430亿美元,454亿美元,510亿美元,507.16亿美元;净利润分别是:5.35亿美元,-1.89亿美元,1.18亿美元,6.65亿美元;净利润率分别是:1.17%,/,0.2%,1.3%。通过数据或许令人疑惑,PC竟然这么不赚钱了,甚至还亏钱?曾经名噪一时的联想是什么时候过得如此“挣扎”、“无力”与“窘迫”?曾经令人尊敬的联想去哪儿了?这背后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局?

20年前,37岁的杨元庆从57岁的创始人柳传志手中接过了联想CEO的权杖。高举“高科技的联想,服务的联想,国际化的联想”旗帜,从此开启联想“国际化”之路。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联想大手笔“蛇吞象”收购IBM的PC业务,让杨元庆几乎成为全世界最耀眼的CEO。与此同时,公众对“民族企业”联想与杨元庆的期待也达到了高峰,而收购摩托罗拉手机,更是让公众对联想的期待达到了巅峰。

在柳传志的眼中,杨元庆是一个“不服输的人,有追求,有韧性,懂得建班子、定战略、带队伍”。柳传志对杨元庆的坚韧非常认同,这可能是柳苦心选了杨元庆作为联想接班人的重要原因。在2016年接受央视采访时,杨元庆也直言,“柳总也经常在外面说曾经我刚一接手联想PC业务的时候非常冲……可能少有顾及周边的环境。后来像柳总也是给了我很多的指导,什么时候该妥协的时候也要妥协。在这些方面我还是很受益的。”另外,在杨元庆看来,如果不在联想干,他也许开个餐厅什么的,也能做得不错,“不一定追求很大的事业”。

如今,联想成为全球PC行业的老大。不过,尴尬的是,杨元庆接班20年,联想做大的同时也面临“不太赚钱”的窘境,在外界看来,杨元庆一直在吃PC产业的老本,问题是这个老本还能吃多久?

来源:IDC

来源:IDC

目前PC行业有4个大玩家:联想、惠普、戴尔与苹果,垄断了80%的市场份额,联想2020年占据了24%,排在第一位。作为PC行业的老大,联想的“国际化”的代价非常大,成本非常高昂。据财报显示,2020/2021财年管理费用达75.88亿美元,占总营收的12.5%。

作为PC行业的老大,联想活得远没有惠普、戴尔与苹果舒坦。据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,惠普的营收为566.39亿美元,净利润28.44亿美元,净利润率为5.02%;戴尔的营收942.24亿美元,净利润32.5亿美元,净利润为3.45%;苹果的营收为2745.15亿美元,净利润574.11亿美元,净利润率逆天达到20.91%。一个苹果的赚钱能力,简单类比相当于228个联想。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,联想赢得了规模赢得了量,但却没有赢得丰厚回报,杨元庆对于规模是否太过于执着了?

“整体行业的利润率都不高,都没有核心技术,都为英特尔和微软打工了”,“都只做一些周边创新,外观、输入方式等,边缘性突破,没有核心突破”,“联想利用价格优势占领了市场”,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表示,对联想来讲,PC的基本盘面暂时无虞,如果没有革命性科技变革出现,再吃上几年估计没有问题,但必须小心经营,管理稍有不善,就会亏损,甚至处在了“危险的边缘”。

除了“不太赚钱”,公众抑或竞争对手明里暗里对联想的指责声浪日盛,联想的“招黑体质”在近几年也俨然成为了一个现象,比如,“在中国卖得比美国贵”、“美帝的良心”、“5G投票问题”、“不是中国公司”、“没啥高科技含量”、“错失了许多机会”,“只会并购”等等,诸多责难与诘问,这个现象堪称“联想现象”。“联想现象”的逻辑起点在哪儿?是公众的希望越大、失望越大?背后的本质问题是对国家、对行业的贡献不够大吗?

来源:联想创投官网

来源:联想创投官网

对杨元庆而言,一个好消息或许是,他在2016年布子的联想创投正在迎来收获期。据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日前透露,历经五年积累,联想创投已经进入投资回报期,累计收益超过5亿美元。这可能意味着,杨元庆正从柳传志早年定下的“贸工技”路线转向“贸工资”(贸易+生产+投资)路线?未来的联想的净利润是否会依赖投资收益?未来的联想会成为什么?如今已近百亿身家、年届57岁的杨元庆还能否重新定义联想?他还是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笔下“最会卖产品的CEO”吗?

一、两个“高光”时刻与一个人生赢家

杨元庆1989年从中科大毕业加盟联想的时候,PC市场可谓一派欣欣向荣,作为一个大学毕业生,杨元庆最初3年是从销售做起,2001年执掌联想,至今已有20年。如今的联想,业务遍及180个市场,在全球约有6.3万名员工,联想将自己定位成为一个“全球化的科技公司”。

在杨元庆出场的时候,柳传志在上世纪80年代选了一个水草丰沃的地盘。1994年联想在香港上市,柳传志确立了联想的“贸工技”发展路线。这个在后来颇受争议的路线,在PC增量时代,让联想享尽了荣光,很快成为行业龙头。

1、第一个“高光”时刻

就算是到了2020年11月13日,当杨元庆与其安徽老乡王传福交流的时候仍提及了联想当年的荣光。杨元庆表示,1996年联想在国内推出“万元奔腾”后,到2000年算是联想第一个“高光时刻”。“万元奔腾”正是杨元庆在柳传志指导下的得意之举。

与英特尔合作,让联想的市场份额猛增到品牌机的70%,横扫国内外对手,第一次坐上中国市场老大的交椅。“思维灵活、颇有雄心”的杨元庆展露出了非凡的营销能力。在杨元庆接任联想CEO的前一年,联想电脑销量达到了262万台,亚洲销量第一。以“万元奔腾”为起点,联想实现了战略转折。

柳传志在2001年将权力交给了在市场开疆拓土的杨元庆。体制内出来的柳传志很喜欢杨元庆身上那股“撞了南墙”都不回头的冲劲儿,更重要的是柳传志看到了杨元庆“长于执行”的特质。

事实上,当年杨元庆能接手掌舵联想,并不容易。据2016年央视《遇见大咖》披露,当年联想的接班人,柳传志有两个人选,除了杨元庆,还有郭为。

杨元庆/来源:联想控股官网

杨元庆/来源:联想控股官网

十多年后在亚布力论坛上,当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非常尖锐地问郭为:你觉得当时柳总给你们这样分家分得公平吗?然后你们相互之间是怎么学习的,或者相互怎么竞争的?暗中的话还捅过刀子吗?这个讲清楚。

郭为回答的也很直接:拆之前还想过跟杨元庆PK一下,当时柳总问我,杨元庆做总经理,你做副总经理是否同意?我的回答就是两段话:第一,必须同意,第二,为什么不是我?

一句“为什么不是我”,道出了郭为是非常不服气,但也必须服从柳传志的安排。为了避免两虎相争,柳传志将联想集团一分为二,郭为的团队从联想集团拆分出去成立了神州数码,杨元庆留下领衔联想集团,成为柳传志的接班人。

2、第二个“高光”时刻

2009年,联想才又迎来另一个“高光”时刻,“随后又是高歌猛进的五年,联想将全球市场份额从排名第四提升到第一”,据杨元庆透露。从杨元庆的描述看,追求规模与市场占有率似乎成了他的一个执念。

从PC领域这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打拼出来的杨元庆深知拓展市场的重要性。2001年接班后,杨元庆迅速制定了多元化战略,但可惜并不成功。2003年他开始在中国建立新的“双业务模式”,2004年后取得一定成果,这为联想后来并购IBM打下非常好的基础。

杨元庆在2001年接任联想CEO的时候,联想还是一个年平均利润率超过5%以上的公司,处于行业平均水平,略微偏低。据财视传媒统计(按人民币计):2001-2004年这四年,联想年营收分别为:192.7亿元,202.3亿,231.8亿元,225.5亿元;净利润分别达:10.26亿元,10.44亿元,10.5亿元,11.2亿元;利润率分别为:5.3%,5.2%,4.5%,5%。

这样的利润率其实并不高,但杨元庆仍然看好PC的前景。即便到了2020年,杨元庆接受媒体采访时仍表示,PC的价值被低估了。“居家办公、居家学习促使家庭成员人手一台设备,这会使得PC总的市场规模,在未来两三年的时间内持续扩大,估计至少达到25%到30%。”杨元庆分析。他还透露了一个细节,疫情期间,“有好多朋友因为买不到PC来找我。”

来源:香港联交所官网

来源:香港联交所官网

2004年12月,联想“蛇吞象”并购了IBM的PC业务。这一场举世瞩目的并购,令王传福这个“技术狂人”印象深刻:“当初让很多中国企业都捏了把汗,但最后非常成功,也让联想在国际化进程上成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楷模。当时收购IBM,我相信联想内部争议也很大,如果没有元庆的坚持,可能就会‘泡汤’,从中也可以看出元庆的魄力和远见。”王评价说。

也正是在这场合并购后,杨元庆出任联想董事长。2005年,杨元庆举家搬到美国。他后来对媒体坦陈,连英语都不会说,就带领“一帮小伙子小姑娘”过去了。事实上,联想并购后的五六年,一直处于艰难的整合期,中外人员的沟通一直是一个问题,联想过得并不太好。金融危机袭来,柳传志在2008年重回联想做董事长,杨元庆重新担任CEO。柳传志后来评估,杨元庆的执行力强大,董事会“沟通能力”还需提升。

3、一个人生赢家

2011年联想改制,杨元庆耗资约31.48亿港元一举成为成联想最大的自然人股东,持股约为8.7%。此次改制一度被媒体解读为,拥有股权是为杨元庆套上了“金手铐”。值得注意是的,截止2021年6月1日,杨元庆持股数为1,210,909,608股,持股率为10.06%,持股市值为96亿港元,杨元庆个人无疑成了一个人生大赢家,他多年的坚持换来了丰厚回报。

柳传志一直视联想为“我的命”,杨元庆的命无疑也与联想深深绑在了一起。2011年,杨再度全面执掌联想;2013年,联想登顶全球冠军。时年,柳传志公开强调,联想整合IBM的PC业务已获成功。

与此同时,杨元庆在业内外的曝光率也多了起来。据福布斯发布“2011年中国上市公司CEO薪酬排行榜”,杨元庆以7872万元的年薪名列H股非国有上市公司第一名。另据媒体统计,杨元庆在2011年、2013年获得“全球最佳CEO”称号;2012年,入选“央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”,获“中国最佳CEO”称号;2014年获得“爱迪生奖”,这是全球创新杰出贡献的最高荣誉,分量挺重。

二、一个L型走势、一个3S战略与三个“不做”

接班20年,杨元庆到底做了些什么,或者坚决不做什么?做得咋样?概括起来,不外有三:一个L型走势,一个战略和三个“不做”。

一个L型走势是指:杨元庆自2004并购IBM的PC业务,再到2014年并购了IBM的x86服务器,以及摩托罗拉的手机业务,“并购”、“买买买”似乎成了联想的一大特色。尽管杨元庆认为,“外界有些错误的理解,认为我们只会并购”,但杨元庆确实是通过并购,建构了联想的一个“基本面”,这个基本面背后,近20年来,联想的净利润率呈现出一个“L型走势”,甚至一度处于2%左右。

联想利润率/自制

联想利润率/自制

一个战略是指,2019年前后杨元庆推出了“3S战略”,要向智能PC要效益,即智能物联网、智能基础架构和行业智能(简称3S战略)。从这个战略看得出,杨元庆也很想重新“定义联想”,改变人们对联想的刻板印象。

三个“不做”是指:一是联想坚持不做芯片和操作系统;二、不会去追风口,不需要跟随谁,应该做的是把握自己的长项;三是坚决像华为一样不会造车。杨元庆公开表态的三个“不做”,主要是还立足于卖好联想的产品。“有些CEO表现得像是哲学家,有些CEO则似乎只是喜欢卖产品。杨元庆属于后者,而他是把卖产品这件事做得最好的CEO之一。”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在2014年这样评论。

1、一个L型走势

2004年,联想开启并购之路。2005年杨元庆去了美国总部进行整合,若整合失败,他肯定会“负很大的责任”。从这个角度看,杨元庆当时非常有压力,但也没有回头路。好在完成之后,占全球PC市场份额第9位的联想一跃升至第3位,仅次于戴尔和惠普。

普遍认为,这场并购的动因是联想国际化的需要。2000年联想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已有30%,面临戴尔和惠普两大国际巨头和其余中小品牌的激烈竞争。突破瓶颈,国际化是当时的联想的一个出路。卖产品,要市场,倒也无可置喙。

不过这次收购之后,联想在随后的5年活得并不舒畅。据统计(按人民币计):2005-2009年这五年,联想年营收分别为:1036亿元,1178亿,1197亿元,1088亿元,1088亿元。1135亿元;净利润陡然下跌分别达:1.73亿元,13亿元,35亿元,-15.4亿元,8.8亿元;利润率分别为:0.17%,1.1%,2.95%,0及0.77%。

通过数据可以看出,虽然规模扩大了,管理的边际效应随之扩大,这么大体量的企业,不要说赚钱,不亏钱能活就不错了。在联想国际化的同一时期,中国电商正在风起云涌,比如阿里、京东,这些后来的巨头正在快速成长,但联想做的是硬件生意,不可能掉头。

联想的第二次收购是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IBM的x86服务器硬件以及相关业务。通过此次并购,将占有全球14%PC服务器市场份额,并成为第三大服务器厂商。现在已经被华为超过。同在2014年,联想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,当时有很多人认为此举是在复制当年收购IBM的PC业务的成功案例。这是杨元庆的第三次并购。

杨元庆后来复盘:整合手机业务有点急,以为买来了业务就是买来了能力,但实际上这个能力对于有些市场适用、有些市场不适用。“这个是交了学费的。”杨元庆2018年对媒体表示。两年后,杨元庆再复盘:过去几年手机做得不是最成功的,当然在海外还可以。这个没什么关系,总有起起伏伏的,总有这一波赶上,下一波没赶上的。通过两次复盘看,杨元庆并不认为手机业务已经失败了。

纵观联想的三大并购,可以看出一些规律:就是找到最老牌的企业购买他们的技术、品牌和渠道,完成从技术开发到市场开拓的捷径,希望实现“弯道超车”。

联想并购的“逻辑线”非常清晰:选择并购的时机是在国外市场由盛转衰之前,市场利润率已下滑,支撑不起他们那个市场对高利润的渴求了,才把业务卖掉的。但那些利润率下滑的业务,在联想手中则不一样,背靠全球最大的市场,有低廉的劳动力和物料成本,中国的市场和国外的市场之间有个时间差。

这确实是一个“卖产品”的逻辑。只不过,随着经济跃迁,经历了市场经济的培育,这样的“收购窗口”在未来也将越来越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历经三次并购,联想的规模确实是大了,PC市场占有率成了全世界第一。杨元庆接班的这20多年,有人说联想的PC占比太高,达到了近80%。PC业务“不太赚钱”,特别是2004年并购后,净利润率大多没有超过3%。

为何杨元庆还要坚持?他始终认为,PC产业被低估,还有机会,PC智能化的下半场还没有完全到来,“现在我们成立了一个OEM团队,把PC卖到做机床的公司、做医疗设备的公司。我们的PC越做越小,嵌入式的,可以进入各种不同的设备里,同时在严寒、高温各种环境下都可以使用。”

资本市场似乎并不太看好,目前没有给出联想过高的估值。通过统计发现,联想近20年的净利润率拉出了一个长长的、平滑的“L型曲线”。在外界看来,杨元庆这就是在吃PC业务的老本。

2、一个3S战略

2019年前后杨元庆推出了“3S战略”,他的逻辑是向智能PC要效益。即智能物联网、智能基础架构和行业智能(简称3S战略)。“联想早就不固步自封于PC”,杨元庆谈及3S战略时如此表示。

杨元庆的3S战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战略?据媒体人王如晨撰文描述:3S前两个S,即智能物联网、智能基础设施,相当于“建筑材料”。后一S即智能垂直行业,才是“盖成大楼”的关键。没有它,不会有真正落地。在杨元庆看来,联想“建筑材料”已齐全,紧迫的就是落地具体行业。“提出了很多年了,这是一个趋势,落实估计还得要很多年,现在还处于PPT阶断”,一位业内人士评估。

王如晨还描述了这样一个细节:杨元庆似乎对行业应用很兴奋。北美舞台,他讲了石化行业的例子。采访时,再度滔滔不绝讲起,并强调说“我就讲了一个,老贺那边还有很多”,“老贺”是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。

来源:联想集团官微

来源:联想集团官微

按王如晨描述,联想的“建筑材料齐全”,剩下的就是执行进行建设。据联想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一篇题为《联想投了近200家企业,找到了创投与企业联动的最优解》的文章描述:联想创投自2016年创立以来,始终坚持专注于“物联网、边缘计算、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”所驱动的产业互联网,为联想布局IT的未来。

这个描述很契合杨元庆的3S战略。“我们也会投资一些合作伙伴,它们普遍在技术等方面比较强,但没有充足的资金,投资让它走得更长远;大联想生态体系由联想创投那边去投。大家相辅相成,慢慢地把生态体系搭建起来。”杨元庆曾这样对媒体介绍3S战略实施后的“远景生态”。

3、三个“不做”

让人印象深刻的是,杨元庆在不同场合表达了3个“不做”的事情。

第一个“不做”是指芯片和操作系统。联想目前作为世界最大的PC厂商,坚持“不去做”占据联想营收80%的核心部分:芯片和操作系统,逻辑是什么?

“我们依然相信全球化是一个趋势。对于一家公司,没必要自己去做所有的东西;所以我们没有计划,去自己做芯片,做操作系统,我们有自己的角色。我们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产品,使用最新的技术,与值得信任的伙伴一起合作,这是我们的战略。”2019年联想香港第四财季集团业绩会上,杨元庆用英文阐述了他的战略。

从联想的战略定位来看,杨元庆选择相信全球化,联想将自己定位在全球最大的PC组装厂,做贸易的定位20多年来没有变过。这也可以视为杨元庆一直坚定地秉持了柳传志的“贸工技”发展路线,投入研发芯片和操作系统得不偿失,这种表态之后,也被外界视为“联想的科技含量”不大。

第二个“不做”是指追风口。比如有人说,联想错过了很多风口,没能成为BAT。在杨元庆看来,面对这样那样的风口,从来没有动过心要去成为“某某第二”,联想不需要跟随谁,应该做的是把握自己的长项。

联想的“长项”是什么?是制造、组装产品?还是市场?“过去,可能很多联想自己的人也未必认识到我们是个制造业公司,也未必理解我们的生命线是什么。疫情期间可能大家更加清楚地认识到,要是不出产品了,联想这个公司就倒了。因为哪怕研发终止一个月两个月这个要不了命,但是一两个月不出货、不生产东西那就不行了!”杨元庆确认了“制造是联想的生命线”之说。

第三个“不做”是指汽车。“我们肯定不造车,比华为还坚定”,杨元庆在2020/21第四季度及财年业绩媒体沟通会上表示。据杨元庆介绍,联想集团有足够宽的赛道,有足够清晰的战略,把有限的资源和精力放在明确的赛道上,“联想集团一向有很强的执行力,再下一步,我们就要把已经非常明确的‘3S战略’做好,不会去赶热闹,会坚持在自己的方向上。”

值提一提的是,杨元庆在与王传福的交流中还提及一个“痛苦”:“联想现在除了电脑,也在积极往新的业务方向发展,包括基础架构、数据中心、5G网络,未来将更多向解决方案服务方向发展,这又将会是一个痛苦的创业期。”

三、一个“联想现象”与一条“贸工资”路线

相较联想“痛苦的创业期”以及多年平庸“不太赚钱”,另一个“联想现象”一度让杨元庆恼火不已,却又无能为力。所谓的“联想现象”是指联想近几年来频频招黑,在网络与坊间充斥着大量指责联想的舆情,舆情大致分为几类:

第一类是:“美帝良心”,主要指联想电脑在国内售价比美国还高。在联想并购了IBM的PC业务后,国人发现联想的电脑在国外卖的比在国内便宜。针对国内售价过高的问题,杨元庆作了两次解释:

第一次是2012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他称,“我们的联想电脑在国内没有办法卖得不贵,有17%的增值税必须加到价格里面,但产品毛利率只有15%”;第二次是在2015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他的解释是:这是国内征收高额增值税所致,实属无奈。

杨元庆讲述的税赋过高是一个因素。注意,他也提到了“毛利率”。我们在前文分析时提到了联想的净利润率,在联想进行并购后很少能超过2%,这侧面说明了联想的一个窘境,他无法自如地调整价格,利润太薄了。

来源:联想集团官微

来源:联想集团官微

有意思的是,2019年5月5日,联想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题为《保持思考,青年不老》的文章,最引人瞩目的是,联想官方对“美帝良心”在评论区非常罕见地做出公开回应:“PC市场是充分竞争市场,我们不是美帝良心,惠普也不是社会主义,消费者买的时候都会货比三家,我们不会疯了把市场让出去,惠普戴尔也不会疯了看我们瞎搞不捅一刀,请用常识思考问题。”

更加罕见的是,有人在评论区留言,“弱弱问一句,中国区,北美区营业额与利润小编敢说么”。而署名为“联想新媒体办公室”也做出了“非常犀利”的回应:“2017年,联想中国区美国区都盈利,整体亏损。你想说是联想拿中国补贴外国……这个逻辑很诡异,联想是想亏损吗?亏损不是因为没做好吗?今年整体盈利了,又代表啥呢?联想不补贴外国了?按这逻辑,A股亏到几百亿的都是补贴中国人民了呗,在中国亏的越多越爱国,那p2p暴雷是不是爱国啊?难道有公司能保证在全球每个地区都永远盈利?不盈利就是卖国?”

从这个回应看,还是较为情绪化,整个回应都是用反问的方式,回避了是否存在“补贴”的现象,然后又偷换概念,将企业亏损与爱国联系在一起,举的P2P的例子极其不妥当,最后又给自己列了一个假设性的问题:“不盈利就是卖国?”将联想塑造成一个“受迫害”的形象,最后还是没有回答是否存在“补贴美国”的现象。这种回复完全脱离了冷静的思考,有悖于《保持思考,青年不老》想要倡导的真正思考。

来源:同花顺F10网站

来源:同花顺F10网站

第二类是:“联想不是中国公司”。据2021年6月1日联想集团股东资料显示,杨元庆占股10.06%,联想控股占股37.38%,南明有限公司占股13.57%,Legion Elite Limited占股10.34%,而Legion Elite是联想控股间接全资附属公司。

从股份结构看,联想集团就是一家中国公司。杨元庆的表态让人玩味。2014年《哈佛商业评论》采访杨元庆,他表示,“我们不是一家美国企业,也不是一家中国企业——我们是一家全球企业。”这可能是引起曲解的根源。

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2020年当TIKTOK遭遇美国打压时,他在一封内部信中多次称,“作为中国人创立的公司,为什么我们内部经常强调我们是全球公司,大家工作中要有火星视角。”信中几处使用“我的中国同事们”,将自身立在一个非国家的主体,让网民非常不满,引发舆论危机。显然,作为公众人物,“说什么”与“如何说”很重要。

第三类是2018年4月曝出的“5G投票问题”,竟然陷入“卖国”的旋涡。

“投票事件”不过是个导火索,被人再度拉出来鞭挞,更像是一种情绪宣泄,这种情绪积淀并非一天两天的形成的。曾经的联想,作为一个民族企业让公众寄予过高的期待,这些年平平的表现,失望在所难免,情感上更像是“恨其不争”,总体上看,“联想现象”的逻辑起点是国内售价比美国高,终点是“5G投票”。本质上是公众对杨元庆的“科技的联想”期待过高产生的反噬。

过去享受了多少赞美,如今就得承受多少挑剔。辩证的看,“联想现象”对杨元庆何尝不是另一种鞭策?联想在PC业务上的规模,仍然不容忽视的是,联想对中国PC产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在未来的5G时代、物联网建设方面,联想同样不可或缺。如今,接班已20年的杨元庆,又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了。

摆在杨元庆面前的问题是,联想会成为谁?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动向,虽然联想在PC业务上赚钱能力平平,但联想创投在投资方面正在赢来收获期,而且对接的正是杨元庆提出3S战略,做硬件的联想也要做生态了,这似乎是在预示杨元庆有意重新定义联想,具体的做法如前文所述,通过投资“慢慢做出一个生态”。

联想究竟能做出一个什么样的生态?小米雷军同样也在做投资“做生态”,做着与杨元庆类似的事,联想未来的利润会多大程度上依赖投资收益?仍然未知。一条“贸工资”路线能让杨元庆摆脱“不太赚钱”,只能“吃PC老本”的刻板印象?

从这个角度看,杨元庆所言的“痛苦的创业期”并非夸张,在肉眼可见的市场中,到处都站满了一批又一批的新人,他们年轻、有冲劲,甚至很饥渴、很狼性。群雄环伺、追兵又至,杨元庆还能再次证明自己吗?

郑州千年一遇特大暴雨 半导体、新能源工厂怎样了?现状公布 港股恒大汽车盘中一度大涨20%
相关阅读: